2008年1月21日 星期一

你可以往後看,但要注意前面準備要暗算你的人(二)...戰後嬰兒潮的影響

上一篇要大家留言並投票以後,大家似乎都有回應了,首先這我要感謝大家。但是我在投票的結果中發現,有人認為我是反指標,所以來這裡看我說什麼。我想說的是,我都已經聲明我不在MQ發表對市場的看法,而『逃回』自己的部落格了,這些人何苦這樣『追殺』?其實如果真的有測謊計,可以讓我知道哪些人是真心想要瞭解我的看法並且共同討論的,那我很樂意再擴充熊樂園的規模,變成一個完全封閉的社團,讓在裡面的人是真的想要知道我看法的人,可惜我做不到,因為在技術上有困難。

其實,我跟那些知名的財經作家的差別是在,他們靠寫作為生,而寫作對我來說不過是生活的一部份(我不是寫市場看法就是寫其他東西),而我也不靠這個賺錢,這也就是我一再強調我沒有必要也沒有義務繼續寫下去的原因。於是有人跟我提起,如果弄成會員制加上收費,也許那些想要看熱鬧的人就會消失...這是一個好方法,但卻不可行。一來,法令上似乎會有問題(有人告訴我應該不會,因為我只發表市場看法);二來我的主要收入並不是這個(其實真要比,我想MQ去年獲利比我多的也沒幾人...幾位好朋友知道我在五個月內透過期貨與選擇權的操作,亦有數十倍的獲利,那些把我視為市場反指標的人獲利最好有我多,但是sorry,我無意show off,只是發發牢騷),而這也不是我的初衷,所以放心我也不會搞到最後要用會員制。

所以我只希望這些人饒了我...何必浪費自己的時間與傷害我的心呢?如果真的不認同我的看法,就別來這個部落格了吧...

記得應該是上一次談到,2008年是什麼都變的一年。那時候在MQ的大聲公中,有人問我為何不將戰後嬰兒潮的影響給考慮進去?我那時候對那位Q有的回答似乎是有點不客氣的。但是,從那個時候開始,我便開始收集有關戰後嬰兒潮對於未來影響的相關資料,今天在這裡跟大家分享初步的成果。但是要注意的是,其實這個『尚未發生的未來事件』的影響究竟有多大?我想只能留待未來來驗證。

戰後嬰兒潮
戰後嬰兒潮在美國指的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後(1946-1964年)出生的嬰兒,這樣的人在美國共有7800萬人;但是在日本,代表的則是在1947-1949年短短三年出生的嬰兒,這樣的人在日本大概有690萬的人口。戰後嬰兒潮世代在各國有不可小覷的威力,比方說我們看一下下面的一張圖,這是在日本的情形。下面這張圖代表的是每一戶人家(以戶長的年紀來算)的資產分佈情形並且依照年紀排列,我們可以發現,戰後嬰兒潮世代(現在60歲左右)的人他們手上握有的資產比起其他年記得人還要多得多。而根據統計的數據顯示,在2004年的時候,日本戰後嬰兒潮(注意這裡指代表那690萬人)手上所掌握的資產達到日幣130兆,大概是全國總值的10%。



在美國的情形呢?美國在1970年時,他們本土共同基金的規模只有480億美元,而到了2000年的時候,則共有6.9兆美元的規模。根據調查顯示,這些成長的金額大多是美國戰後嬰兒潮每個月存下來的;另外,在美國的退休金計畫(如301K)現在大約也佔了全部共同基金規模的35%。

這些國家的戰後嬰兒潮之所以會對未來的經濟產生很大的影響,主要是因為他們參與了該國經濟起飛的時期,所以也因此而累積了不少的財富。會有戰後嬰兒潮問題的國家大概有兩類,第一類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後大量接收外來移民的國家(如美國),或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後經濟突飛猛進的國家(向日本)。換句話說,如果一個國家雖然在這一段時間之內有許多嬰兒出生,但是該國的經濟並沒有起飛,那當這一個世代的人要退休的時候他們是沒有什麼影響力的。一個簡單的例子在於看看中國60歲左右的人口他們手上握有的資產就可略知一二。

戰後嬰兒潮對房地產的影響

想要知道戰後嬰兒潮對於美國房地產的影響,可以從一篇學術文章得到一點線索。美國計畫學會期刊(Journal of the American Planning Association)在2007年12月份的期刊中,有一篇特別引起我的興趣。該篇文章叫做『Aging Baby Boomers and the Generational Housing Bubble: Foresight and Mitigation of an Epic Transision』,作者是南加大的教授,而這篇文章可以在網路上讓大家download,有興趣的人可以去看看。

該篇文章作了一些實際的調查,顯示戰後嬰兒潮世代比較傾向賣掉他們的房子。作者指出,當戰後嬰兒潮達到65歲(也就是2011年時),調查結果顯示許多人會傾向換到較小的房子,有些則會移居到比較溫暖的地區(如亞利桑納州),有一些則會移到老人照顧住宅。這樣的現象我們從下面這張圖就可以發現。下面這張圖是該篇文章中所提供的圖,我們可以發現在65歲左右,買賣雙方形成『死亡交叉』,也就是賣方大於買方,這樣的現象顯示,他們在退休以後,其實並不會對美國的房地產帶來太多的好處,甚至某種程度來說是一種災難,但是這樣的災難我想必須要跟美國現在的次級房貸扯上一點關係,所以我決定在下次更新的時候再回頭說明這個問題。


前面說的是美國的狀況,我們現在來看一下日本的情形。日本的情形我們可以看一下下面的表格。從下面的表格我們可以發現,經過調查的結果顯示,花在住宅上的兩大族群是65歲以上的族群與34歲以下的族群。但是經過野村經濟研究院的調查顯示,65歲以上族群所花在房屋上面大多是用來修繕房屋,這樣的市場規模在2006年約是7兆日圓,而到了2010年則會到達8兆日圓的水準。要注意的是,他們對於新房屋的需求並不大,對於新房屋需求較大的是在34歲以下的族群(就是跟我同一輩的朋友),但是記不記得他們的財產很少?平均每一戶才只有210萬日圓的資產(這跟我個人的經驗沒有太大差別)。因此,我個人認為對日本來說,戰後嬰兒潮的退休對於日本的住宅型房地產沒有太大的幫助。



從上面的推論來說,我個人考慮了自己對於未來的看法之後,比較傾向認為戰後嬰兒潮的退休對於全球住宅型的房地產應該會是一個很大的負面影響。至於商用不動產,我認為應該是跟景氣有很大的關係,設想一下在『大蕭條』時代時,公司都倒閉了,誰要租辦公室?

戰後嬰兒潮對於股市的影響
戰後嬰兒潮對於股市的影響可以說就非常眾多紛紜了。
悲觀看法的人認為,股市要上漲必須要仰賴的是不斷流入得資金,因此當資金停止流入甚至開始流出時,則股票就會下跌。而持有這樣悲觀看法的人認為,戰後嬰兒潮世代在年輕的時候好不容易存下一些錢(也許在共同基金或是退休基金中),當他們退休時,不但不會再存進去新的錢,甚至會開始將過去存的錢給兌現。他們要開始享受他們的人生,想要買一些奢侈品,想要旅遊(這由日本國內旅遊約有42%是由60歲以上人口所支持可以窺見一二)。但是,年輕一輩的人口的經濟能力大大不如這些老年人口,因此對於市場需要的資金的幫助往往無法彌補這些退休人口從市場抽離資金所造成的傷害。加上,許多老年人被教導在退休以後,應該要提高債券等保守型資產的比例,因此對於股票便不再感興趣。因此,他們的退休會對市場造成相當大的傷害。

但是樂觀的人不這樣想。他們認為,有許多人會希望留給自己的下一代一堆遺產(這樣的論點來自於MIT教授James Poterba),甚至他們用數學模型來模擬發現,因為人們害怕自己活的比預期還要久,加上想要留遺產給下一代,所以他們不會從市場抽離資金,換句話說,其實股市並不會受到影響。

其實,我的看法是,上面這兩種討論都有可能,也都合理。這些戰後嬰兒潮退休以後的決策應該會跟當時的經濟前景有很大的關係。如果經濟前景不佳(股票下跌、債券下跌),則他們會寧願把錢給兌現,以避免下跌造成的傷害;但是如果經濟前景不錯,也許他們不會從市場抽離太多的資金。如果我的看法是對的...那他們跟年輕一輩的投資行為似乎就沒有太大的差異(充其量不過是一群大散戶罷了),所以我到認為他們對於股市的影響只要稍微注意就好,不需要考慮太多,而這也就是為何許多時候(幾乎大部分的時候)我不考慮戰後嬰兒潮對於股市影響的原因。

以上....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