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月19日 星期六

你可以往後看,但要注意前面準備要暗算你的人(一)...長期觀點

各位朋友,
回到台灣以後,我狂睡了一整天。而上一篇是我在日本的時候就寫好的,只是今天早上起來一下下才PO出來。下個禮拜一美國休市,所以我有多一點時間可以看一下自己的東西,也讓我可以多花一點時間分析一下對未來的想望。
其實,最近在仔細分析未來的情境後,讓我感到喜憂參半。喜的是在未來幾年的市場波動,將會使得財富重新分配,站在李佛摩所謂『對的方向』的人,他們的財富將會大增;憂的是,未來的幾年,堅持只做多或是只做空的人(這種人現在MQ很多),將會被巴到回家找媽媽,而他的媽媽、老婆(老公)還有小孩都是無辜的,只因為他們的偏執。今天這一篇更新,我決定從較長遠的角度來看待這件事情。


市場的長期觀點

我們先看一下,我剛剛找到stockcharts裡面有的,從1900年開始至2007年,美國道瓊的指數。我們看一下從1932年開始的五波上漲,其實在2000年就已經結束了。而如果我們看一下在1966年到1975年這一段時間的整理我們可以發現,其實長達數年更大的C波下殺將要開始(也許已經開始)。


另外,再從共同基金的現金比例的數據來看,也許也可以給大家幾個方向。我們看上圖,在1975年左右的IV波完成的時候,那時候大家都非常的恐慌,所以共同基金的現金比例約佔全部的12%左右。但是在第V大波的1波(1977年左右),那時候大家突然變得非常的樂觀,於是共同基金的經理人保留的現金大概只有4.5%左右而已。到了第4波的下殺(1987年),大家又突然變得非常得悲觀,迫使基金經理人保有13%的現金(就是降低投資的部位)。而後,一切又好像沒事了一樣,在第V波上漲的過程中,所有的投資者都非常樂觀,使得整個共同基金保留現金的部位在2007年7月達到最低的3.5%。那這一波下殺,大家都說應該許多人都害怕了....well,其實沒有到了今年年初的調查顯示,共同基金經理人的持有現金的比例只有4.2%。害怕嗎?一點也不!!
看到我想說的了嗎?別人貪心的時候你要害怕,別人害怕的時候你要貪心。問題是,現在大家是貪心還是害怕?其實是貪心的...只不過,一些自以為聰明的『反向投資者』永遠覺得別人很害怕...他們忘記共同基金才是佔國外市場的大宗。

另外一個不會有人告訴你的秘密

由於我說過今天這個更新我從長期的角度來看,我們看一下一個你在報章雜誌上看不到的消息,也就在下圖。我們從下圖可以發現,過去1/4個世紀(長達25年)以來道瓊的上生趨勢線在今年年初正式跌破。這也告訴大家接下來有好一段時間必須要常常忍受下跌的市場了,而我也相信,熊市已經來到了。




為何股價對於『真正的錢(黃金)』的購買力很重要?

我上次教大家用金本位制的角度來看股價,其實並不是要回到金本位制或是說金本位制是很好的。如果我們要做一個有記憶的人,我提供大家一個數據。同樣的狀況發生在1970-1973年之間。1973年的時候,道瓊與SP500指數同步創新高,但是對於黃金的購買力卻創新低,中間發生了嚴重的負乖離。其後發生什麼結果?結果是,在之後的不久,股價下滑45%。所以要注意的是,帳面價值遲早會追上真實價值的。就像是Kostolany所說的狗一樣。

所以我現在來說我擔心的事情。有常常看我部落格的人應該都知道幾件事情:
1. 其實整個市場在2000年左右,就已經崩裂了...現在看到的創新高不過是建立在弱勢美元上面的假象(我用黃金的角度來看,如果大家有興趣可以去看道瓊指數對於原物料CRB的購買力就知道也是一樣的)。
2. 其實大家現在根本就很貪心(剛剛的數據加上我以前也show過給大家看網路投票的結果)。
3.近幾年因為過去利率太低的結果,導致什麼東西都被炒作,所以民眾對所有的投資標的都非常的樂觀,倒置的泡沫引發所有資金抽離所有市場,所有的市場在過去同漲後,現在有可能面臨同跌的問題。
4. 其實各國政府與美國聯準會根本就沒有辦法挽救整個金融危機。
5. 接下來要面臨的是通貨緊縮(Depression)與蕭條的問題(Recession)。

而我們來看大部分的人在做什麼事情?
1. 他們只在乎道瓊『表面』的創新高,無視於股價的實質購買力。
2. 把存下來的錢放在共同基金,妄想著有一天可以發財,可以安心的退休。
3. 相信各國政府與聯準會的力量中就能夠挽救現在的金融危機,他們忘記金融危機是需要靠市場自己消化的,我們可以安靜的等待下一輪太平盛世。
4. 他們相信現在大家都很害怕,他們也相信現在股價已經『相對便宜』了...

我們往後看
如果我們往後面看,我上次說過現在是在Kondratieff的冬季,我們回憶一下上一次的冬季發生什麼事情?歷史總是在你不注意的時候重演,但是教訓卻必須要記取。我們回到1929-1950年並看一下SP500的指數,這一段期間剛好是上一次的冬季,整個股價的高點在1929年、1937年(b波)、1946年(d波);而整個股價的低點在1932年(a波)、1942年(c波)波與1949年(e波)。回到現代,我們看到整個股價的高點在2000年、2007年(b波);而低點在2002(a波)。所以如果依照這樣看起來,下一次的低點大概會出現在2010-2012年之間,而下一次的高點大概會是在2016年。我要說的是,最近MQ培養的那一群新的空頭總司令,在2010年之前大概可以享受一段好的時光,但是我也預期他們將在2016年的時候破產...如果他們沒能即時轉換觀點的話。而更慘的是,那些市場上(我想應該不只MQ裡面的人)因為我看空而討厭我,甚至說我是市場反指標的人,大概在2010-2012年就破產了...
從今天這個角度來看,其實低點還沒到,但是我們在往後看的過程中,也要注意前面是充滿危機的(不要當歷史學家當太久),我們要隨時提防前面可能有人想暗算我們。
More later....

Read more!

重遊舊地(四)...鈴木先生的最終講義

十五號晚上在東京與太田先生共進晚餐以後,隨即做新幹線趕回京都,我曾經說過,台灣有了新幹線以後,整個國家的空間感覺改變了,從台北到高雄不過區區100分鐘可以到,而日本也是。回到旅館打開電腦,收到小松老師的email,告訴我防災所的鈴木先生想要請我吃飯,並且邀請我下午到東本願寺一遊,要介紹他所負責的東本願寺修復工程。

十六號早上,一到研究室,研究室的伙伴告訴我昨天鈴木先生來電,說明了要一起共進晚餐的事情,而北守君把鈴木先生email列印出來給我看,我才赫然發現,今天是鈴木先生在京大的最後一堂課,而鈴木先生將在這學期結束以後退休。

說來很神奇,鈴木先生的名字我從研究所開始就看過,他做過不少跟地震相關的研究,而對於日本的傳統木構造也是關西地方的權威。大概在過去十年,在日本學界談到木構造,大家會想到的就是關東的阪本功與關西的鈴木祥之。這讓我想到金庸武俠小說中的南慕容北喬峰。

六年前我第一次來京都大學拜訪小松先生,那時候我博士班的老闆就很想要認識他,只不過他那時候剛好不在,於是做罷。後來,我去京都當副研究員的時候,一位研究所同學在他研究室念博士,但是這一年我們也沒有機會認識。但是人生就是這樣神奇,第一次遇到鈴木先生,是在去年十二月時他來台灣拜訪。來到台南的時候我陪了半天順便當司機,而過兩天他到成大參觀,我代表研究室向他做簡報,說明我們過去的研究成果,而他似乎很感興趣,緣…就這樣結上了。那時候記得他跟我研究所同學說,我在日本的時候真應該要介紹我們認識才對。這次來日本,他知道以後,便邀請共進晚餐。

看到鈴木先生替我安排的schedule,感覺很緊湊。我在下午一點準時出現在教室,說來也神奇,這是我第一次坐在京大的教室上課。可以想像,他的上課內容全程用日文,所以我其實都聽不懂。但是由於過去上課的印象,對於他所show出來的圖形與公式,大概都還可以理解他在說什麼。就這樣,我參加了鈴木先生的最後一堂課,而以後再也沒有這樣的機會了。在上課結束以後,由於研究室有實驗要進行,而東本願寺的修復又已經看過很多次了,我向他說明無法參加東本願寺的見習活動,但是我會準時參與晚餐。於是又從市區趕回黃檗,做了一兩個小時的實驗後,又急急忙忙去坐火車,趕到火車站去吃晚餐。

晚餐的地點選在京都車站伊勢丹百貨的樓上,可以看到整個京都的夜景。而在晚餐時上遇到另外一位棚橋先生,他向我走過來很有禮貌的遞了名片而且自我介紹。他告訴我,他認識我是從我發表在國外的文章,而我發表的每一篇文章他都很認真看過,也因此希望有一天可以見面。其實我知道他是誰,但他大概還不知道我其實是知道他的,他曾經是京都府立大學的教授,三年前退休以後在鈴木先生研究室當研究員。但是透過他,我才知道原來我在『業界』還是小有名氣的。
不可避免的,大家在晚餐期間喝了不少酒,而在晚餐過後原本想要去續攤,但是後來不知怎的,竟然決定去喝咖啡(我聽了鬆一口氣,因為隔天還有工作)。在喝咖啡的期間,鈴木先生跟我說,希望以後一定要保持聯繫,而且有機會要多多合作。而我也很爽快的答應了。我跟他說,在今天八月份如果沒有意外,研究室成立以後,我便會邀請他來台灣,我們可以一起做點實驗,而他也強烈的表達他的意願,而且說,也許九月份或是十月份會再來拜訪。那天晚上就在很愉快的氣氛中結束,而我也與他相約今年六月在日本的宮崎縣再碰面。

人與人之間的相遇很神奇,十年前的這個時候其實我就已經聽過他的名字了,但是我那時萬萬想不到,有天我會與他認識,而且後來經由轉述得知,在晚餐中間去上廁所的時候,他向同桌的日本人表達對於我們在台灣的研究非常感興趣,於是,我越來越相信緣分這件事情了…而我也很高興,出席了鈴木先生的最終講義。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