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月12日 星期六

重遊舊地(二)...The party is over...

我想,我在日本的感受也許不是大家最關心的,大家關心的大概還是市場。最近的市場讓我想到Nat King Cole的一首歌,The Party's Over....歌詞是這樣的:


The party's over
It's time to call it a day
They've burst your pretty balloon
And taken the moon away
It's time to wind up the masquerade
Just make your mind up the piper must be paid

The party's over
The candles flicker and dim
You danced and dreamed through the night
It seemed to be right just being with him
Now you must wake up, all dreams must end
Take off your makeup, the party's over
It's all over, my friend

前幾天道瓊跌破了八月份的低點,雖然隨即展開反彈,但是在我看來這樣的訊號透露著高點已過,大家不用再報太大的希望了。我們看一下下面的圖可以瞭解,現在我把12502當成是一個重要的支撐,跌破的話,能放空的就儘量放空吧!不能放空的,請準備減持股票因應。
另外,上次跟大家提過的道氏理論(不能說的秘密篇),我們再重新看一次,有沒有透露著熊市已經來臨了?運輸類股不斷的下跌,而道瓊也守不住應該要守的位置。另外,從型態的角度來看,道瓊指數的頭肩頂(SHS)型態已經形成,這樣算起來的話,他的目標大概是在11000多點附近,當然也有可能繼續往下,這只是從型態來分析的目標罷了。




TED的另一種看法
我過去有跟大家提過,可以從Libor的利率與FED Target Fund Rate來看市場的現金流是不是很緊縮,大約是在12月份的時候。後來有朋友問,可不可以在Stockcharts裡面用$USTU:$XED來觀察,其實答案是可以的。但是要注意的是,我上次畫出來的是『真正的利差』,但是用這個方式只能看出趨勢。在大家沒有購買專業的分析軟體的情況下,我們用這樣來觀察也是OK的...我們看一下下面的圖,可以看出其實市場上的銀根仍是很緊的。而這個問題沒有有效解決,恐怕未來的狀況會越來越糟糕。


農產品
我想應該有許多人有注意到,最近農產品漲得不像話。我之前也跟大家說過,想要投資農產品,可以買DBA,我們看一下最近他的表現...很不賴對不對?我想應該還會有一小段好時光,大家可以期待。尤其最近玉米真是...太神奇了,我們看一下他的期貨價格,是不是真的飛上天了?





黃金
至於有人問到黃金,到現在我還是認為太多人看好的情況下(DSI高達94%),大家不宜再追高。至於他應該要漲到多少?我上次有說過,我認為888左右(剛好是發發發),那是因為我假設第五波大概是第一波的1.618倍,而現在超過了,看起來很有可能會產生延伸的第五波,就像下圖一樣。

但是有另一個我們不得不注意,現在金價來到從2000年開始的上升通道中,而且已經達到通道的上緣,因此我預期應該會遇到一些壓力。前面的一個看法說會繼續往上,但是下面的圖卻顯示應該會拉回...究竟是怎樣?我也不知道,我們拭目以待吧!但是請注意,我並不是『長線看壞黃金』,只是要往上攻之前,一定要蹲低...只是如果要跳得很高,就必須要蹲的很低...最不負責任的話就是『黃金長線看好』(因為長線來說我們都死了)。


下個禮拜就回台灣了,希望大家投資順利...

Read more!

重遊舊地(一)...我的京都夢

禮拜三一如往常的,急急忙忙的趕飛機,印象中,好像沒有一次出國是可以很從容的出國,出國前總是有一堆事情要處理,前一天要去台北處理公務、更前一天更有一大堆的事情要忙,某種程度來說,這對我來說似乎是注定的,這大概也就是我的人生。在通關手續中,第一次感到如此輕鬆,雖然退伍才兩三天,可是我知道今後我不需要每次要出國都還要去區公所報備,心情也就特別好。
由於時間的關係,我坐的班機是JAA(日亞航,日本航空專門跑台灣線的分公司)的,上面的機組員我竟然都還有印象,上次坐他們的飛機已經是二十個月以前的事情了,也從這時開始,過去的事情一幕一幕重現在腦海中。
印象中,想要迅速通關,一到關西空港就要馬上去座三分鐘一般的接駁車,不要小看這三分鐘,因為只要你沒坐到而被迫要坐下一班,那你通關可能就要多等二十分鐘了。所以,我飛快的跳上接駁車,我想這次我是成功的,因為在排隊要通關時,很快的就輪到我了。
一如往常的,坐上Haruka,這是連接關西空港與京都市區的火車,第一個感覺就是:『我終於又回來了!』一切都是這樣的熟悉,差別只是我在日本不再有棲身之處,也因此我只能住在市區的旅館中。由於這一次要回來頗久,所以很難找到連續這麼多天有空房而且地點不錯的旅館,因此這一次我必須要換一次旅館。如果有興趣來日本玩的朋友,可以去找『東橫』,很便宜(一個晚上大概7000日圓以下),不然稍微高級一點的APA也是一個選擇(一個晚上9000元左右),而我這次就分別住在東橫與APA。
第一天來接我的是我研究所同學,他現在正在京大念博士,而我們晚上便沿著鴨川,從三條走到四條,就像我以前在日本常做的事情一樣,沿著河走,你可以感受到冬天刺骨的寒風。
隔天,我跟研究室的人約了早上七點要在學校集合,我到的時候似乎還很早(才六點),很熟悉的,知道大家鑰匙都藏在哪裡,因此進去研究室以後看看過去的辦公室,現在還是空的;而外面的大間研究室,如果一切都沒有變,北守君應該坐在這裡、村上君應該坐在那裡;這個角落坐的應該是Jonathan;Ivon應該還是像以前一樣躲在電腦室裡面裝自閉。可惜,在沒有變化當中還是有一些變化。Jonathan在我離開日本的前一天回英國,所以他的位置已經被別人替代了。
第一個來的是村上君,他一如往常得跟我打招呼,好像我根本就沒有離開一樣。然後大家陸陸續續到了,在簡單的打聲招呼以後,我們就像過去一樣,整個研究室都在等北守君,他總是遲到...
一切的回憶都回到我腦中,好像我真的不曾離開,而在我兩年前離開時,我想著不知道何時還有機會再回來....我終於回來了,一切好像又都回到過去沒啥改變,而這曾是我人生的一部份。唯一差別的是,我在這裡再也沒有宿舍可以住...希望有一天能回到京都來置產。


上面兩張照片是我過去住在山上宿舍時,每天都要經過的路,雖然這次沒能住在山上,但是我還是貼出來回憶一下。

Read more!